医生和FAE

上次抓药,遇到年轻的医生跟我讲:你吃的这个药还有其他强效的,你先试试这个,效果不行的话下次再换一种药。

通常医生都沉默寡言,病人排队两小时,看病三分钟。听到此番善意解释,我对医生这个职业的认识改变了许多。

一是医生在逐渐年轻化,他们可能就是愿意跟病人交流几句,就像普通人的交流那样。我相信这种破局会越来越多,医生与病人之间会越来越平等。

另一点是医生就是普通职业,它有自己的标准流程,比如普通肺炎需要挂水两个星期,他们只要确定病症是肺炎,就给你开两个星期的消炎水,到哪个医院都一样。然而,消炎水和消炎药的选择却有很高的自主性,优秀的医生会找到最适合病人的消炎水,而许多医生都令人感觉在实践试错大法。

这与FAE职业非常相似。

在过去,FAE通常由资深工程师转职来做,现在大量年轻人甚至应届生都可以去做FAE。公司内部通常会提供文档库和论坛,以支撑经验不足的FAE把工作做好。这样客户问题来了,只需搜索一番就可以给出回复,如果没有效果,再想其他办法。

FAE的社会地位可远不如医生,甚至还不如普通的R&D。客户找FAE时候心中难免存疑:你们不是R&D,技术行吗?这时候我们就会耐心解释:别怕,我后面还有专家。

这个话术背后其实包含了一套逻辑,虽然你向某个FAE寻找方案,其实是FAE背后整个体系在支持你。

我们在找医生看病也是一样,参与治疗的是医疗体系,而非单单一个医生。有时候看了医生吃了药,但是病情没有好转,就很纠结。现在清楚了,应该换个医生换一套药,再去挂个号,让医生背后的医疗体系运转起来。

对于我们个体,无论医生还是FAE,都应该尽力提升实力水平,拒绝当资料搬运工,用专业技能给面前的服务对象提供信任和安心。

那些经验丰富的专家医师总是令人敬仰,年轻FAE也应争当“后面的专家”。

(完)

Leave a Comment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